毛光辉:丹青妙手绘匠心(组图)毛光辉:丹青妙手绘匠心(组图)

毛光辉:丹青妙手绘匠心(组图)
毛光辉在自家工作室内绘画(8月1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今年56岁的毛光辉是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13岁起开始从事陶瓷绘画艺术创作,擅长粉彩花鸟。 作为景德镇著名陶瓷艺术家邓肖禹的弟子,毛光辉不仅继承了其扎实的绘画技艺,还擅长运用中国传统的寓意手法,赋予“鸟禽世界”人的精神内涵,作品曾荣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等多个奖项。 多年来,毛光辉对花鸟粉彩不断钻研,其开创的“毛氏花鸟”工整典雅,精细缜密,成为许多同行学习的对象。 谈及对于“匠心”的理解,毛光辉说:“景德镇之所以闻名于世界,就在于千百年来无数陶瓷工匠孜孜不倦地传承和创新。我理解的工匠精神就是追求极致,让技艺不断超越前人。”

200架无人机现五四广场 摆出高难造型 只为这件事 200架无人机现五四广场 摆出高难造型 只为这件事

200架无人机现五四广场 摆出高难造型 只为这件事
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为主题的无人机表演。青岛新闻网8月2日讯(记者 陈志伟)2019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于8月2日至8月11日在青岛举行。作为音乐季前期预热活动,昨晚21:30,主办方在青岛五四广场举行了一场以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为主题的无人机表演。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为主题的无人机表演。本次无人机表演将由200架无人机组成编队,表演将展现科技魔幻魅力,让夜空舞台变成海洋精灵们自在游玩的天堂,为观众揭开海洋神秘面纱的同时,还将用酷炫的3D舞步,为观众展现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五月的风等一系列灯光造型变化。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是青岛市即墨区为助力青岛建设成为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国际大都市,着力打造成为国内外瞩目的音乐品牌而举办的国际性活动。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为主题的无人机表演。音乐季以“汇聚世界经典音乐,打造中国一流原创品牌”为核心理念,“海洋之音·城市之心”为主题,围绕当代文化、红色文化、传统文化、青岛元素以及世界经典音乐文化并结合国家重大创作需要,选取、创作优秀的交响乐、国乐、室内乐等不同体裁的作品并在音乐季上集中展示。音乐季将于今年8月2日在青岛隆重开幕,为期10天。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为主题的无人机表演。期间,将举办“青岛之约”、“红旗颂·解放情”、“东唱西和”、“海洋之音”为主题的四场大型交响音乐会,“高山流水”国乐大师音乐会、“阎师高徒”阎维文民族声乐大师班师生音乐会等三场国乐音乐会以及四场室内音乐会。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为主题的无人机表演。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为主题的无人机表演。音乐季期间,叶小纲、宋飞、陆威、赵耀还将分别举办大师班活动。这些活动,将在十天的时间里为观众带来前所未有的音乐饕餮。而由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纲领衔,胡咏言、Claus Peter Flor、阎维文、石倚洁、宋飞、吕思清、陆威、Michal Chioldi、元杰、梁大南、宋元明、谭小棠、张精冶、贾然、程皓如、董霏霏、朱傲文等音乐家的加盟则使得音乐季自创立之初便成为国内备受瞩目的夏季音乐活动之一。青岛海洋国际音乐季为主题的无人机表演。

副县长挖空心思敛钱财 保险柜中有些钱已经发霉 副县长挖空心思敛钱财 保险柜中有些钱已经发霉

副县长挖空心思敛钱财 保险柜中有些钱已经发霉
“假、横、贪”的恶果——海南省白沙县原县委常委、副县长邢诒仪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记者 王珍 詹君峰他,学历是买的、年龄是改的、一些工作经历是编的,就连婚姻状况都是假的。他,对同事和同志们霸道蛮横、不当回事,对组织的监督、批评置之不理。他,8年时间,通过帮人承揽项目等方式收受贿赂的金额,超过2000万元……他就是海南省白沙县原县委常委、副县长邢诒仪。“六项纪律,他违反五项。”海南省纪委监委有关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邢诒仪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组织纪律,篡改年龄,伪造和骗取学历证书,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干预、插手工程项目承包发包活动;违反生活纪律。以此换来的是: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有期徒刑13年6个月,罚金350万元。“我无时无刻不在问自己,为什么不遵守党纪国法,为什么不拒绝不义之财,为什么不珍惜幸福的家庭……”邢诒仪说,这些都是自己可以把握的,但却偏偏没有把握住,怎教人不悔恨、不痛苦、不伤心呢?年龄造假、学历造假、经历造假、家庭情况造假以假乱真变戏法彻底查实全归零翻开邢诒仪的人生履历,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农村娃从打工、做生意、当联防队长,到后来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再一步步走上仕途,到镇党委书记、县委常委。其间,他还先后获得多项国家、省、市、县荣誉:海南省文明生态村建设先进工作者,共青团海南“五四”奖章获得者,“四五”普法先进个人……这本应是一个励志的正面典型,殊不知背后却充满了虚假与欺瞒。“从当联防队长开始,他便通过种种手段包装自己,打造‘能人’形象,凭着虚假的包装迷惑群众、欺骗组织。”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几年联防队长的经历,让邢诒仪明白一个道理,不“提高”自己的文化程度是不行的,对将来的发展是有阻碍的。为此,邢诒仪刻意结交有关人员,通过非法手段,办理了一个假的电大毕业证,获得大专文凭。随后,他又借着这个假的大专文凭,报名参加了某大学的函授本科,并取得函授本科文凭。有了学历“资本”,2004年,邢诒仪如愿当上了文昌市东阁镇美柳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后来,意识到今后想要有更大的发展,必须对自己进行全面‘改造’。”邢诒仪说,在这一想法驱使下,他便开始了一系列疯狂的“包装”行动——为在选拔乡镇干部时获得竞争优势,他指使下属出具假的“证明书”,千方百计把出生年月从1966年1月篡改为1970年11月,“年轻了”近5岁。2007年成为公务员后,为了在从政过程中更具优势,他又擅自修改了自己的工作经历、婚姻状况等。2016年后,邢诒仪认为自己在政治上将有更大的前途,为了在组织面前保持清正廉洁的形象,故意向组织隐瞒其婚姻、财产等情况,将自己购买的车辆登记在他人名下,其本人和家属名下的19处房产、地产,仅向组织报告了较小的7处,隐瞒了12处。“组织三次函询,均不如实说明问题。”审查调查人员说,得知海南省纪委监委正对他的有关问题线索进行初核后,他还绞尽脑汁、自作聪明地隐匿证据,对抗组织审查。“侥幸心理要不得。人在做、天在看,这个是绝对逃不掉的,只是迟一天或早一天的问题。”2018年5月5日下午3时,当审查调查人员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刹那,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一切侥幸和幻想都在那个时候破灭了。”邢诒仪坦言。推崇“圈子文化”、编织“关系网”江湖厚黑心中存专横跋扈戾气生“会察言观色、会讨好领导,对江湖厚黑学甚是精通”,是熟悉邢诒仪的人对他的评价。“在他眼中,要提拔不仅要‘出政绩’,更要‘搭天线’。”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邢诒仪在文昌市任村党支部书记期间,通过打造美丽乡村项目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肯定。通过自身的努力和领导的“关照”,邢诒仪上电视、作报告,成为先进典型,风光无限。后来又摇身一变成为公务员,在重要岗位上担任领导职务。几年时间里,他更是成长为白沙县委常委、副县长,成了一名省管干部。从“小圈子”中得到的实惠,使得邢诒仪对“圈子文化”推崇备至。他把自家在海口经营的古玩店变成了“圈内人士”的一个据点。隔三差五,便组织“自己人”吃吃喝喝。觥筹交错之中,邢诒仪拜山头、找靠山,为自己的仕途“搭桥铺路”。邢诒仪深谙“财散人聚”的道理,并运用到极致。在白沙县邦溪镇党委书记任上,只要是他参加的活动,便以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突出、征地加班、篮球比赛等为由头,巧立名目,几乎逢活动必奖、逢项目必发,以此收买人心。两年间,共违规向镇村干部以及部分单位滥发各类补贴、奖金15万余元。把霸道当成“魄力”,是邢诒仪的一贯做派。担任镇党委书记期间,邦溪镇的所有人事权、工程项目都是他说了算。“担任副县长期间,他想调动一个人,县政府党组会上未通过,他在会上拍桌子、骂领导,甚至要冲过去打人。”有关人员介绍说。“放松学习让他毫无敬畏。”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邢诒仪身为副县长,竟然对党的十九大精神、党章、党纪处分条例等知之甚少,有的甚至一点也不知道,“真是毫无纪法观念,更谈不上敬畏,他出事是必然的。”邢诒仪身边不少同事也反映,他在担任县委常委、副县长时,修养全无、语言粗暴,对县直部门的科局长、乡镇主要领导和其他领导干部,大声谩骂、随意呵斥,很少有人能幸免;对县领导班子其他成员大都是满不在乎、不当回事。对县委和县纪委及其他有关人员的监督、批评、建议则一向是置之不理,甚至恶语相向。党性原则被邢诒仪抛在脑后,他的“初心”成了做官,“使命”成了捞钱。就这样,他不顾一切地干起了“权为己所用、利为己所谋”的勾当。受贿数额大、时间长、币种多挖空心思敛钱财贪赃枉法受惩处“在他家中搜查出来的现金之多,令人震惊。清点现金时,工作人员不得不开启电风扇给点钞机散热;保险柜中,有些钱甚至已经发霉。”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邢诒仪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其涉案金额之大——在白沙这样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他通过帮人承揽项目等方式大肆收受贿赂,数额高达2088万余元,其中1600余万元是在党的十八大之后收受的,即便是得知海南省纪委监委正对其问题线索进行初核后,他仍然没有收手,收受了他人100余万元。不仅如此,他受贿时间不短,共8年;受贿币种也不少,既有人民币,也有美元、澳元、加拿大元等。“主要是利用项目发包、支配权,为他人谋利,从中收受贿赂。”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邢诒仪第一次收钱是在白沙县邦溪镇党委书记任上。2010年4月,他从文昌调任白沙县邦溪镇党委书记,手握实权。不久之后,该镇规划了一个总造价650余万元的工程项目。工程尚未发标,工程承包商邢某便通过朋友关系找到了邢诒仪。为保证邢某挂靠的公司拿到工程,邢诒仪向邦溪镇党委副书记洪某打招呼。后来,邢某挂靠的公司顺利中标。为感谢邢诒仪的帮助和支持,邢某通过他人转送邢诒仪10万元现金。“当时收了10万元,总是高兴不起来,吃不好睡不香,很不是滋味,不像过去做生意赚了500元都很高兴。”邢诒仪回忆道。尽管刚开始时有过忐忑不安,但从那一刻开始,他的底线就不保了。有了第一次收钱经历,邢诒仪更加放开了手脚:管他干吗!走到那时再说!“我已经成为一个没有底线的人了!”邢诒仪坦言,那次之后,他便开始关注项目了,“涉及项目的事情都要由我说了算,任何项目都要管。”他把政府的工程项目当成“生意”做。到白沙任职后,邢诒仪利用自己在项目发包、支配上的权力,违规收受礼品、索贿受贿,为多名老板谋取利益,涉案项目金额高达2亿多元,甚至连扶贫领域的项目都要“雁过拔毛”。就这样,他一步一步地走到金钱的泥潭里。对于一些“不会来事”的老板,邢诒仪干脆主动出击。“去项目考察的时候,对老板说,你这个地方空落落的,放一些家具岂不是更好?这样暗示了多次。”审查调查人员说,邢诒仪妻子、养女和侄子开的那家古玩店,专营玉器和名贵家具,实际价值只有36万元的家具,邢诒仪竟要求老板支付200万元,“以这种貌似合法的形式,掩盖他收受贿赂的本质”。邢诒仪有一个所谓的原则:只让自己信得过的人做项目,只收受自己信得过的人的财物。“涉案的12个行贿人中有9人与其沾亲带故。”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收亲戚朋友、身边人的钱安全,这些人是不会告发我、不会害我的。”邢诒仪认为,他给亲戚朋友、商人老板安排了项目,他们赚了钱,给他点回报也是应该的,并坚信他们之间的情谊坚不可摧。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审查调查人员与有关涉案人员谈话过程中,这些邢诒仪自认为信得过的人大多认为,“邢诒仪太贪了,早晚要出事的”。“你们没有掌握权力,不知道权力的妙用。”审查调查期间,仍旧沉溺在对权力的无限迷恋和向往中的邢诒仪说了这样一句话,让审查调查人员大跌眼镜。他们评价邢诒仪:“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把当官作为发财的‘平台’和渠道。”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邢诒仪说他经常回想起小时候母亲教他如何堂堂正正做人的场景。然而现实中,他一次次自打耳光,痛骂自己咎由自取。“从我的过程总结自己,一切都是从放松学习开始的,思想上的放纵,最终会使人毁灭,我的下场充分印证了这一点,教训是永生难忘的。”邢诒仪这样说。(本报记者王珍詹君峰)?执纪执法者说邢诒仪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以来,特别是在白沙县任职的这些年,思想上蜕化变质,作风上独断专行,经济上疯狂敛财,从一名副县长堕落成罪犯,这巨大的人生反差值得每一位党员干部深刻反思。探寻邢诒仪走上违纪违法犯罪道路的轨迹,就是要从这个反面典型案例中汲取教训,敲响心头的警钟,唤醒内心的律令。只有真正设身处地想过,用思维丈量过、震惊过甚至背脊发凉过,才知道忏悔书上白纸黑字后面交织着的冷汗与泪水,才知道“我亲手把自己送进了牢房”“把人间最美最真的东西,用自己的双手抛弃了”是多么沉痛的悔悟。要坚定理想信念,永葆政治本色。学习上的放松、信念上的滑坡、思想上的懈怠,必然会导致行为上的失控。人生有如逆水中行舟、山丘中跋涉,心志要专一、心力要坚毅,要慎权、慎独、慎微、慎友,否则就会走向人民的对立面,难逃触礁翻船、失足落崖、作茧自缚的厄运。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珍惜政治生命。政治生命是个人信仰的选择,更是党和人民培养、信任的结果。勤廉从政,就会得到组织上的充分信任和不断培养;如果把握不住自己,搞“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那一套,不仅会断送自己的政治生命,牢狱之门也将随之开启。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谨慎小心用权。每个手握一定权力的领导干部,面临的诱惑和风险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而且权力越大诱惑越多、风险越大。稍不留神,就可能陷入泥坑,以致步步跌进深渊。谨慎用权,就是在诱惑面前,始终保持如临深渊、如坐针毡的心态,牢记“堤溃蚁孔、气泄针芒”的古训,严以修身、正心明道、防微杜渐,时刻保持人民公仆的本色。(崔少华)

青岛海上-拦浒-23.9万吨 本月上旬结束灾害预警 青岛海上-拦浒-23.9万吨 本月上旬结束灾害预警

青岛海上”拦浒”23.9万吨 本月上旬结束灾害预警
早报8月5日讯 记者从市海洋发展局获悉,今年黄海浒苔灾害最大分布面积约5.56万平方公里,岛城范围内覆盖面积约195平方公里,是2018年的6倍。我市组建了190艘渔船组成的打捞船队,设置“三道防线”,对沿海重点海域内浒苔实施清捞。截至8月5日,全市累计出船4718艘次,打捞浒苔23.9万吨。据介绍,今年浒苔灾害已至后期,预计8月上旬结束灾害预警。浒苔灾害历年最大规模据介绍,今年黄海浒苔灾害青岛市范围内覆盖面积约195平方公里,是历年最大规模。我市在往年浒苔处置工作基础上,提前修订完善了《2019年浒苔灾害应急处置总体工作方案》,相关部门3月15日就开始监视监测浒苔生长情况,发布绿潮趋势性预测。根据监测,今年浒苔主体漂移方向北偏东,6月25日覆盖区域外缘到达我市近岸海域。6月2日,我市启动近海浒苔绿潮监测预警,构建“空、天、海、陆”四位一体的监视监测体系,利用卫星监测预报、近海动态监视监控系统、海上巡航监视、陆上岸线巡察,及时提供监测预警信息。设置“三道防线”应急6月17日,海洋大型藻类灾害蓝色预警(IV级)在岛城启动,同步启动应急响应,实施海洋大型藻类灾害专项应急指挥体制,由市海洋大型藻类灾害专项应急指挥部统一指挥、调度浒苔处置工作,组建了浒苔处置前线指挥、预警监测、安全保障等体系,并成立浒苔处置前线指挥部。根据预案,我市设置“三道防线”做好浒苔应急处置。首先是海上打捞浒苔防线。全市组建了由190艘渔船组成的打捞船队,对沿海重点海域内浒苔实施清捞。至8月5日,全市累计出船4718艘次,打捞浒苔23.9万吨,数量比去年同时期多14.1万吨。其中,市区前海一线打捞15.7万吨,比去年同时期多12.3万吨。第二道防线是在全市重点海域、海湾设置55公里拦截网,提升海上浒苔拦截能力。第三道防线设在浅海与岸边的清理。浒苔上岸100%资源利用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对上岸浒苔和湾内浒苔,通过人工、机械实施清理处置,确保随来随清、随清随运、日清日洁。市区前海一线岸上累计清理浒苔约4.44万吨,比去年同时期减少11.3万吨。在今年浒苔灾害达历年最大规模情况下,浒苔上岸量为历年最低,实现了浒苔到岸量最少的处置目标。在浒苔资源化利用方面,我市今年依托青岛海大生物集团等企业,推进技术创新,加大设施设备投入。在胶州市建成占地170亩的青岛海大生物集团浒苔无害化处置基地,具备了年处理40万吨浒苔的能力。截至8月4日,青岛海大生物浒苔无害化处置基地累计处置浒苔约23.8万吨,比去年同期多14.2万吨,主要用于生产浒苔肥料和添加剂,100%实现资源化利用、“变废为宝”。娄山河陆域处置场地累计处置浒苔4.4万吨,比去年同期少11.3万吨,主要通过好氧生化工艺,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置。本月上旬结束灾害预警根据技术部门观测,今年的浒苔灾害已至后期,预计8月上旬结束灾害预警。我市将继续按照尽最大能力在海上拦截处置、用最快速度组织岸上清理处置、用最大努力减少对城市运行的影响和守住安全科学规范处置底线的要求,加强信息预报,科学指挥调度,强化安全生产监管,确保全面打赢浒苔处置攻坚战。 (首席记者 赵健鹏 摄影报道)

15岁少女丧失生育能力 因妈妈怀孕时吃“转胎药” 15岁少女丧失生育能力 因妈妈怀孕时吃“转胎药”

15岁少女丧失生育能力 因妈妈怀孕时吃“转胎药”
15年前,一心想生男孩的孙女士经多方打听,买来了“转胎药”,据说吃了这药女胎也能变男胎。未料到,孙女士不仅当年没能得偿所愿,还可能造成了女儿无法弥补的伤害……(网络配图图文无关)记者了解到,7月18日,孙女士带着女儿小茹(化名)到妇幼保健院就诊,小茹已经15岁了,可一直没来例假。“孙女士告诉我们,当年在产检时查出孩子只有一个肾脏。我们给孩子做了彩超检查,发现孩子一侧肾脏缺失,另外怀疑无子宫,一侧卵巢未见,性激素及甲状腺功能均正常,核磁共振检查确诊无子宫及一侧卵巢缺失。”妇幼保健院青春期保健科负责人石玮说,根据这个情况,他们诊断小茹患有MRKH综合征。“这是一种先天性无子宫、无阴道,但女性核型和卵巢内分泌功能正常的一种罕见的生殖道发育畸形,多由母亲在怀孕期间接触放射线或滥用药物、基因突变等原因导致。”石玮说,小茹失去了生育能力。医生在进一步追溯病史时得知,当年孙女士希望生个男孩,在刚怀孕的时候吃了所谓的“转胎药”,希望能够控制孩子性别,这极有可能是孩子生殖道发育畸形的诱因。专家表示,在精子和卵子结合的那一瞬间性别已经成定局了,想后期通过药物使性别发生改变是不可能的,各位宝妈切勿轻信传言,以免对母婴身体造成巨大伤害,倘若生下畸形儿,家人受到很大刺激不说,孩子本身的痛苦和以后人生的艰难更是难以名状的,跟孩子的健康比起来,是男是女真的一点都不重要。